LRCCS Community Spotlight: 王庆松(中文版)

LRCCS 博客很荣幸向大家介绍来自中国的艺术家王庆松老师。王老师学油画起家,是中国很具影响力的当代摄影艺术家。王老师的作品充满幽默而深刻,同时带有很强的新闻效应。在采访中,王老师向我们介绍了他是怎样一步步走向艺术之路,以及作为中国当代艺术家的感悟。

本此访问由 Eric Couillard(一毛)负责访谈,许尔瞻负责转录与编辑。

王庆松在密大

王庆松在密大

一毛: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学艺术的?从小开始吗?

王庆松:不是。因为我家属于石油,油田就得到处跑。所以我从小学校很不稳定。我印象好像是只有一年有美术老师,后来就没上过美术课。所以我是到了高中一年级以后,突然喜欢,就自己喜欢瞎模瞎画。

一毛:那你什么时候决定你想当一名艺术家?

王庆松:高中毕业以后,因为我妈妈的一个同事儿子考上了我们当地的一个美校。而她知道我喜欢画画,她就跟我妈说。然后我妈妈就告诉我。我当时想,诶?怎么还有专门的美术学校?我知道这个事情后,就让她介绍我去她儿子学画画的地方学习。所以我高中毕业后就在那里跟老师、同学正规的开始学。那个学校其实是一个中学的美术组。放学的时候,爱好美术的同学、大家专门找一个房间,请一个老师来教画。虽然那个时候教学已经是很专业了, 但学这个东西,将来会怎么样也不知道。 当艺术家,当时一直没有这个奢望。只是说能够把这个爱好持续下去 。真正可能觉得自己相当艺术家,从事这个行业的时候,是一直到93年了,毕业以后到北京的时候了。 

一毛:93年有什么东西让你下决心想搬到北京当艺术家?

王庆松:当时92年,北京中国美术馆有一个很重要的展览,是一个日本的美术馆,它收藏了西方的,从最早蛋清画、油画开始,一直到印象派很多大师的收藏。当时我参观的时候,觉得作品本身并没有让我那么激动,但我激动的是观看这些作品的人。因为他们很多人拿了笔记在做笔记,记看这些画的感想啊,构图色彩啊,甚至画一些草图啊!这个让我很感动!我突然就发现,居然有那么多人在看艺术展览?而且很多人年龄很大!我就觉得北京这个地方可能很有文化。而在当时那个环境中在我们原来工作的地方,好像说很难见到这种景象,基本都是商业,赚钱啊。所以这个北京展览后,我决定一定要到北京去。所以第二年就到了北京。。。但回想起来,当时北京的文化氛围其实也不那么明显优越多少。 只不过那时候就是说你看到了这一幕,它把你吸引了,就过来了。

一毛:那你在北京一开始是怎样谋生呢?

王庆松:最早来北京的时候,画了很多画。画画呢还是更多的是像记日记似的。画一些自己内心的一些东西、一些感受了。纯粹个人感受,不太关心外面的人物---我觉得艺术表达自己就行了。之后就慢慢变了。 可能因为社会已经发生变化,就改变了这种方式。在北京的头一、两年其实是很困难。因为靠艺术是不可能挣钱的。而且那个时候物价开始上涨了。我记得有一年冬天,大概是96年,天气太冷!因为租房子便宜,没窗户,也没门,就拿塑料布一挡。然后水管子也被冻了。那个冬天特别难过!因为那个时候,到96年的时候,已经觉得来了差不多三年了,好像也没有出什么大成绩。。。有时候情绪还会低落,觉得有困难,怀疑自己是不是就这样了?也许不会有什么希望了?但这些情绪很快就过去了。那个冬天一过,树发芽了,水管子水也出来了,我就又觉得希望有了,很有希望的春天来了。我觉得90年代,我可以经常感觉到有种希望支撑着我,希望大于困难。

一毛:有什么让你保持你这个希望?一直这三年?

王庆松:一个是看到身边有一些朋友做的越来越好。还有一个就是觉得没有退路了—从湖北到北京来,就不想再回去。这个时候,就会觉得绷着那个劲。我觉得三年五年是可以绷住的。但一旦太长,如果还不能解决,没有个展览啊,或者卖一张东西啊,可能希望就会慢慢消逝。 人总得感觉有希望才可以坚持下去。我可能是撑到97、98年之后,就发现我的作品慢慢开始被认可了。

一毛:你什么时候慢慢开始从画画变成拍照?

王庆松:1996年。

一毛:九六年?为什么有这个决定?

王庆松:因为我刚开始来北京时,只专注个人画画。但画着画着,觉着身边有种不可思议的变化,比方说物价上涨得很快,然后有越来越多从事不同行业的人涌入北京。 就觉得这个社会好像不太一样了,有可能社会会有大变化,也不知道将来会变成什么样,至少说跟过去肯定会不一样。所以我当时就觉得好像应该用另外一种方式来关注。

同一个世界 2014年 来自于 www.wangqingsong.com/

同一个世界 2014年 来自于 www.wangqingsong.com/

一毛:来记录这种东西。

王庆松:对对对!当时想过要用什么方式,那肯定是某种艺术方式。摄影作为最直接的方式,用图片来记录现实可能更好。所以九六年开始就去准备这些工作。九六年做了一、两张。主要是九七年开始,作品才慢慢多起来。 

一毛:那你做你的艺术的。。。可以说有目标吗? 你想用你的艺术来给世界带来什么转变?

王庆松:来记录就很好。 因为确实中国变化太快。而应对的最好方式就是记录,不用表太多的态。 当然肯定要带自己的观点去记录,不能说是随便架个东西就去拍。 所以我一直也认为自己就像记者似的在记录。

一毛:把这些东西记录下来,你希望会有什么结果?

王庆松:我希望是,我的作品将来给社会学的书籍做插图,研究中国近代历史的专家可以用我的这个作品来研究中国社会,也同样可以把我的图片作为插图,它能够进入这种像教科书式的这段历史。其实我的这个记录是一种压缩式的,就把这一段时间所有的这种社会现象压缩凝固在一个画面,它当然不是靠很多照片。靠我的一张照片就能反映出各个角度,各个层面,所以能够当插图是最好的。

一毛:那你对未来的创作有些什么计划呢?

王庆松: 我一直在准备一个剧本,关于一个电影,是一个故事片。就是准备拍一个数字电影。 反映难兄难弟,就是讲这种兄弟之间的情感,我想从兄弟之间的情感中折射出社会的这种变化。

一毛:之前拍过电影吗?

王庆松:拍过短片。

一毛:这个也是短片吗?

王庆松:这个不是。这个最少一个半小时,一个完整的故事,完全按电影的方式去拍摄。

一毛:什么影响让你想拍电影?

王庆松:我觉得每个中国人都觉得自己有电影梦。所以并不是将来我一定要当导演,但至少我想试一下,拍这么一个片子。如果我觉得这个行业不行,干不了,再说。而且因为这些年我一直在研究属于自己的方式,希望能找着自己的方式去拍,而不要跟别人去模仿。尤其这几年中国电影实在不行。所以我觉得应该自己尝试也挺好的。只是别搞得太贵就行了。计划在自己的工作室慢慢拍,应该也花不了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