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MA美术馆访谈王庆松

王庆松《血衣》

王庆松《血衣》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日到五月二十六日,王庆松的摄影将在密西根大学UMMA美术馆展出。为了更好理解王庆松的作品,及部奈津博士(Natsu Oyobe),UMMA的亚洲美术馆长,代表美术馆,采访了王老师。在这个采访中,王老师讲到,为什么选择底特律?还有更多关于创造这个作品的背景消息

Click here for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UMMA:请告诉我们为什么选择高地公园和这个场所,之前你希望在北京拍摄这部作品,为什么后来使你对底特律更感兴趣了?

王庆松:最早是想在大底特律地区拍摄。因为中国人眼里的底特律是一个庞大而迷人的城市,代表着美国历史上产业化能力的辉煌时期和他们的工业发展水平。2017年我去过几次底特律的市区和郊区。我只想找到一个相对远离闹市而且比较破败的地方,最后考察场地四次后,就决定在高地公园拍摄了。

UMMA: 这件作品怎么解读底特律和高地公园?对中国有什么现实意义?观众群是谁?

王庆松:自1997年以来,我就一直在思考这件作品,当时我考察过北京的场地,希望在北京的一个电影城可以拍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觉得找另外一个地方或者国家会更有意思。曾经尝试过在意大利罗马影城里面拍摄。大底特律地区似乎相对来说,更加合适分析探讨土地和人民的关系,可以讲述中国和美国之间相似的故事。

UMMA:为什么选择高地公园来代表底特律?是否这样可以使底特律城市的印象更好一些?

王庆松:为什么选这个地方,我想这个就像我前面提到的.这个场景本身像我要拍摄的《血衣》场景本身,它有这种结构,变化有高有低,有远有近,比较适合拍这个作品,我想我选择这个地点肯定最重要是根据场景的需要,而不是地点的需要。

UMMA:你是如何看待这两个城市,北京和底特律的对应关系的?

王庆松: 我想底特律地区曾经很像现在的北京,高速发展,节奏快捷,现在整个大底特律地区你会发现它相对来说平和一些,但是呢,它同时又是一个重新启动的过程,整个城市在变化中,你可以看到一些在建设中的东西,比如说我们拍摄地点,头一天看很破烂,后面发现它已经开始简单的清理,我想将来以后这个地方也许不会存在,也有可能建成一个新的厂房、新的建筑,我们也不可想象未来北京会是什么样,也许未来北京也会在高速发展的过程中最后走入衰败,
这都是大家不可预测的未来,因为整个世界都是这样,早期从欧洲工业革命慢慢的发展,一个接一个,到现在的全世界中国制造,我想这是一个过程,现在甚至说中国制造已经很明显的走向衰败,走向东南亚制造,甚至南美制造,未来无法预估什么时候会有什么结果。

UMMA:如果此地换成北京,作品会呈现什么样的景象?

王庆松:当然我之前确实在北京找到类似的场地,跟原创中的场景非常相似,当然我之前确实在北京找到类似的场地,跟原创中的场景非常相似,当然它有山,后面有山。北京选的场地更像素描的原稿,原型它有山,但我找到的场景中的山是一个假的,这里曾经拍《红楼梦》大观园的牌楼,所以北京的场景本身可能会更像作品本身。如果在北京拍摄,选择人物方面 ,服装会更注重中国式服装,包括这种土改(土地改革)时期的服装。在北京拍摄,我可能更希望还原素描原稿本身,更近一些,在底特律的寒冬,在高地公园拍,服装和演员就不一样了。

王式廓《血衣》

王式廓《血衣》

UMMA:请给我们介绍一下为什么选择《血衣》这件素描作品作为原型?

王庆松:《血衣》这个素描作品是中央美院教授王式廓在五十年代画的一个素描,当然这个作品它本身并不是为了创作素描作品而创作的,是为了创作一幅大的油画作品。所以他素描创作完之后,一直想创作一幅油画,这个作品一直不停在变,他曾经也画过一些油画小稿,当然最后都没有完稿,

UMMA:《血衣》这件历史性的素描作品和你的摄影作品《血衣》有什么联系?

王庆松:这个素描作品呢,我觉得它对我拍摄最重要的是因为表达一种当年的土地改革场景,我相信中国对土地改革有很多的心酸感受,到目前为止,我们面临土地改革、拆迁而带来的各种问题,这个作品不仅仅是反映土地改革,同时还反映了制造业所带来的社会问题。因为选择了底特律地区,更多的是强调制造业的问题,两种混合在一起,希望找到土地改革和制造业的所带来的社会问题。我现在拍摄的这个作品希望通过原始素描展现出中国多年改革和现代化发展中出现的问题之间的关联。

UMMA:《血衣》摄影作品中的地主穿着一件载满名牌标志的衣服,是否是因为如今我们太注重消费社会带给我们的益处,是否影射大公司都变成了大地主?

王庆松: 血衣作品中主人公的服装其实是我从大概一千五百件旧衣服中拆下来的商标做成的,造型是一件很传统的中国的长褂衫,这也是素描原稿《血衣》中地主的形象。我想他穿的这件衣服带有世界各地的服装商标,即可以象征它的昂贵,也可以象征各式各样的企业负载在他的身上。你也可以说他是一个大公司老板,也可以说他是个地主。他代表了一个形象,不是代表具体的某一个品牌。这些商标背后代表一个综合的矛盾体。

UMMA:你在创作这件作品的时候,来回几次中国和底特律,你的思考是怎么演变的?

王庆松:创作《血衣》这个作品的过程中,非常感谢一毛等朋友的帮助,带我们去底特律地区看场地,去了很多次,因为找场地的过程中我们不能只找一个场地,因为场地不断的清理和拆除,所有要有备用场地。事实上在找的过程中发现了确实有的被拆除或清理掉了,或许清理的这块地被哪个买主买走了,可能是为了盖新的楼盘。所以对拍摄还是有很大的麻烦,还要考虑时间,因为预估的拍摄时间是下午三点,所以观察下午三点钟太阳光线的朝向,光线不能有太大的变化,所以建筑的朝向、光线的朝向都要考虑,所以必须要去很多次,大概去了四五次,慢慢找到并选择了这个最主要的场地。

UMMA: 为什么在拍摄中要包括底特律社区百姓?可否谈谈和百姓进行第二次交流的愿望?

王庆松: 其实在底特律整个大地区中,我当时最早决定在这个场地拍摄的时候,就考虑到了当地的志愿者,因为密西根大学中国文化研究中心和孔子学院的支持,参与到作品拍摄中的最主要的人群是来自密大的师生。第二我希望找到底特律当地的人群来参与,使作品更有当地性,最初去的时候看到附近有两个养老院,但是跟养老院合作比价复杂,牵扯法律条款的问题,所以不容易办到,慢慢去想办法解决这个当地人参与的,最终发现对面有个NANDI'S酒吧,她给我们很大的支持,希望通过她的组织做一个更有当地性、参与性的作品。因为我觉得一个作品在当地拍,这种参与性是很重要的,希望作品中有与当地人的交流,这种交流对我的作品有一种提升意义。

UMMA: 一件艺术项目对当地和百姓所做的贡献是什么?

王庆松: 这个项目做完之后,我突然发现慢慢地对底特律地区有一种新的感受和认识,发现它跟最初对底特律地区的印象有一些改变,因为我最早要做这个作品的时候,跟中国的一些艺术家朋友聊,他们都说:“啊!那个地方很危险,那个地方的人如果不高兴的时候会拿枪出来”。所以当时看场地的时候非常谨慎,一看到人来,就非常谨慎小心,怕引起冲突。通过拍摄这件作品,我发现他们是非常友善的,不是我们过去在中国听到、了解到和想象的样子,和过去网上一些拍摄过底特律地区的摄影师所描述的遭遇不一样。底特律的百姓非常友善, 他们很多人非常积极地配合,在那么冷的天气中坚持到底。非常感谢那些当地人,因为天气太冷了,我自己都受不了,他们在寒冷的雪地中能坚持三个小时去完成这个作品,这完全是让我对整个大底特律地区的人的一个新的认识。非常感谢他们的参与,能够帮我把这个作品实施出来,这是让我非常高兴的。